首页 女生 都市小说 锦绣荣华乱世歌

第二百六十八章 终章

锦绣荣华乱世歌 千暮苏华 8034 2021-07-22 14:21

  记住我们的新网址【笔趣阁 biquge777.com】最新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文轩从小宽那里得来消息后,便一路驰骋而去。对于东皇钟,他从锦华那里听闻过一些,此刻也很是了解事情的严重性。

   将裴小凤送往医院后,他头也不回的直奔而出,他心里面有些愧疚,因方才对妻子的冷落。

   他不敢想,若是锦华同时被穆少秋和媛媛围攻会怎样,他同他们打过交道,自然知道那二人现在与往日究竟有如何不同,穆少秋出手狠辣,比于过往,甚为狠辣,而那媛媛则变成了如鬼的邪物。

   焦躁的握着方向盘,高文轩恨不得跳过日本人的封锁线直接抄近路奔去,他越是心焦,越是不安。

   “锦华!锦华!”终于到了小楼所在,高文轩一拧钥匙便火急火燎的跳下了车,他一边呼唤着锦华的名字,一边踏上了楼梯。

   恰在此时。

   东皇太一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在向媛媛击去一掌时不由自主的转回了脸,看着被金光包裹的锦华,他心里不由咯噔了一声,同他一起看过来的,还有唐明。

   “这...”唐铭一脸震惊的同东皇太一相视了一眼,漆黑如墨的眼瞳中满满不可思议。

   东皇太一没有说一句话,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媛媛见他二人皆是失魂落魄,手甲若风,急速攻来。

   东皇太一没有躲,生生挨了一击,唐明见情况不对,连忙搀扶住东皇太一,然而,那穆少秋也没有闲着,就在他见到媛媛旗开得胜之后,随即召出千百只蛊虫,直直朝二人的方向追击而去。

   蛊虫黑压压一片,恰若黑云压城,媛媛见此情景,心里乐极,拂袖而笑:“既然你们一心求死,今日我就送你们一程!”

   她正说着,一道蓝紫色雷光犹如一柄巨剑,从天幕之上辟立而下。

   唐明发现,那东皇太一不知何时从自己的搀扶下脱身而出,他站在那巨剑之后,玉面被电光照得一明一暗。

   唐明明显的感觉到东皇太一的气势发生了变化,凉风将他的衣袍高高吹起,他的眼犹如天上最明亮的启明之星,他身上涌起了仿若凌冬将至的肃杀之意,这样的东皇太一,唐明是从未见过的,即便是作为僵尸王的后卿,在同东皇太一交手时,也从未见到过他如此凌厉的杀意。

   东皇,怕是真的愤怒了。

   然而媛媛并不害怕,反而气定神闲,一脸和善假笑的看着两人:“荣锦华现在可是在东皇钟的空间里,你们若是想让她好多,可千万别来倒我的胃口,这里面究竟是谁,你们可是要比我更清楚,荣锦华只是一块碎片,那里面的那个,才是真正的主人。

   唐明连忙拉住了暴走的东皇太一,他在心里谨慎分析着媛媛的那一番话,方才他感觉到空间的震荡,现在听那女人张嘴,心里却是不由自主的忐忑起来,心里想着,他又抬头瞟了一眼东皇太一的侧脸。

   方才还是冷冰冰的东皇太一,现在突然也变得和善起来,他同媛媛两眼相对,幽冷的目光潜藏在笑脸之后,不停的放着冷箭。

   唐明不知道东皇太一是如何想的,在他看来,此时要么将那媛媛利落抹杀,要么就掰扯些文字游戏拖延时间。

   东皇太一是不知道唐明的想法,即便他是知道的,也断然不会那般做,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东皇钟了,当年的蚩尤之战,东皇钟崩裂,以碎片之形广布山川,但更为重要的是,他将钟儿的元神封印在了东皇钟的碎片内,蚩尤之战,钟儿身陨,他是万不得已才这般做的,但现在看来,确确是个大Ma烦。

   然而,东皇太一并不知道,锦华在东皇钟内早已同那钟儿交上手来。

   对于锦华而言,她此刻处在一个很痛苦的境地里,方才那道金光,将她拉到了东皇钟的空间内。

   时间静流,金雪漫漫。

   “锦华!”恍惚中,锦华听见有人在喊,她扬起了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子不由自主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这片天地只有寂寞飘落的金雪陪伴着她。

   是谁在喊她呢?

   锦华来不及思索这个问题,一种好似灵魂分裂的痛苦占据了她整个身体,恐惧盘踞在心头,她想起了在河底墓中,降神化为糜粉的一幕,她也会变成那样吗?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尸骨无存?甚至灵魂也会消散吗?

   她不知道。

   现在究竟应该怎么办?

   捏紧了拳头,在这片空间内四顾,一步一步的走,步履艰难。

   金雪比先前更盛,隐隐中甚至能够感觉到能量的恐怖,不知何时,她眼前浮现了一面镜子,那镜子里有着她最不想看到的一幕——高文轩笑吟吟的挽着裴小凤的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情意深沉的模样,简直的要气煞了她。

   忍不住一拳砸了过去,镜子很快便破碎消失,但下一秒,却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这时,画面又是一变——高文轩吻了裴小凤的红嘴唇,他晶亮着眼,献宝似的将一颗鸽子蛋红宝戒指戴在了她的小细指头上。

   锦华忍不住低头看高文轩送给自己的那枚钻戒,钻石亮闪闪,闪的她眼睛酸涩。她赌气的扭过了脸,怎么都看不下去了,真是又嫉妒,又不安,她要赶快出去看住了高文轩不可。

   那面耍赖的镜子却是怎么都不肯放过她了,在她扭过脸后,镜子又巴巴的贴了过来。

   虽然不愿看,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将脑袋抬了起来,目光黏了上去,镜子里是高文轩抱着小丫和裴小凤一起照全家福的情景,高文轩显得很幸福,小丫也是傻乎乎的笑。

   这一大一小的白眼狼!

   锦华真是要被这对欺负人的父女气炸了,这时,镜子所在的地方传来了嘻嘻的笑声。

   镜子慢慢变作了人形,银白的发,金色的眸,一身金鳞战甲,却是同她一模一样的相貌。

   上一代的寄宿者?

   锦华微微一怔。上一代的寄宿者她记得清清楚楚,应该是降神才对?怎么会是同她模样相像的人呢?

   “我是初代寄宿者。而你是我一部分灵魂的转世。”那人见她一脸疑惑的模样,不由笑着开口解释,她说着说着,又有了一丝怅然。

   锦华细细的打量她,发现她跟自己又是不同的,她看上去有一些朦胧,就像是天上仙的感觉一样,眉眼间的清丽,宛若有一朵水莲花绽放着。只听她又低低道:“当初我是为了保护东皇钟方才将你从我的体内分出,但没想到,你现在竟然生了自己的魂魄,轮回了这么久,你到底还是回来了。”

   想起东皇太一总是叫她钟儿,锦华突然有些明白了,或许东皇之所以会出现,他大概是知道的,她是这钟里人残缺的灵魂,东皇太一让她寻找东皇钟的碎片,约摸着是为了将此人唤醒。

   “钟儿,我...会被你吞噬吗?”锦华不自觉的问出了声。

   那人显得很惊讶的看了她半刻,摇摇头:“你虽然是我的一部分,但到底不是我了,更何况,你现在有了牵绊,我没有这个能力融合你的能量。”

   锦华舒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钟儿,不由放松了下来,忍不住问出自己心里的疑惑:“其实东皇钟之所以河底墓选中我,就是因为将我认成了你,对不对?”

   她看着锦华摇了摇头,金色的瞳孔中流露出一点回忆:“我们和东皇钟是一体的,或许可以这样说,太一失败后,东皇钟崩碎,那个时候,我便已经不存在了。太一将我的元神封印在了碎片里,他以为找齐所有的碎片就能救活我,但其实我的生命已经依附在了东皇钟上,我需要能量,所以我会寻找寄宿者,就像你先前见到的那个女孩子,她给予多少能量,我就带给她多久的希望。”

   “那我...”

   “我不想成为太一的拖累,所以便存了私心将你分出了,锦华,你不怪我吧。”

   锦华摇了摇头,若不是她亲身经历,真觉得这事儿匪夷所思,她看了钟儿有一会儿,犹豫了半刻,不由又问:“我怎样才能走出这个空间?”

   “这里是东皇钟的内部,你想出去,自然可以出去,你从前不是进来过?”

   看着钟儿的笑容,锦华有些不好意思,思量了半刻,她同钟儿道:“你有没有想给东皇带的话,若是有,我帮你同他说一声。”

   “东皇同我根本就没有可能,成为器灵,成为替他抵挡一切危险的武器,我已经很高兴了。”说着说着,钟儿的眼睛黯淡了下来。

   锦华轻叹了口气,到现在,她所经历的一切都水落石出了,可还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但她又说不出来不对劲的究竟是什么地方,她想了想,当目光再次落在那钟儿的身上时,突然便明白了。

   这个钟儿...待她...似乎太好了些,难道...她就没有一点私心吗?

   每一代寄宿者的结局都没有善终过的,却只有这初代寄宿者安然无恙,此人又怎么可能是个善茬。正在锦华思量之时,一根细细的金色绳索不知何时自她身后而出,将她捆了一个结实。

   因为猝不及防,所以锦华在被捆绑后方才清醒了过来,她不可思议的看向了钟儿,实在想不到钟儿会突然变脸。

   “我自然不会吞噬你,但我想借用你这具躯体走出东皇钟,这千百年来,我在东皇钟内遭了太多苦,我不想再待下去了,反正你是从我身上脱出的一部分,不如就代替我成为东皇钟的器灵吧!”

   灵魂撕裂的疼痛再一次的遍布全身,锦华拼命的想要逃脱,但她发现,自己根本脱不开那绳索。

   有什么剥离了,空落落的,等她彻底的清醒之后,竟发现自己已经飘在了身体上方,而她见到的钟儿,则喜滋滋的霸占了她的躯体。

   锦华看着漫天金雪,看着满脸带笑的钟儿,她感觉到自己绝对不可以这样,她怎么能将身体平白无故的拱手让人呢?高文轩和小丫还等着她,她不能让裴小凤那只花蝴蝶占了便宜,她怎么可以。

   就算是拼了老命,她也得将身体的控制权夺过来!

   卯足了劲儿,锦华奋力的朝身体所在的方向撞去,却见那钟儿狠厉的抽起金色绳索,朝她冲冲甩来。

   不但扑了一个空,而且她险些被那钟儿抽中,咬着银牙,锦华不甘心的再次朝钟儿撞去...

   东皇太一被媛媛逼到了楼房的边缘,此时天色已暗,小楼外起了风,风声凌冽,他的鞋板在楼栏边缘微颤。

   媛媛仍在步步紧逼,唐明正与穆少秋缠斗,穆少秋那一手蛊术变化莫测,他几次都险些中招,但面对东皇太一的窘境,他只能远远观望,并不能上前伸出援助之手。

   不但这两人如此,锦华也是同样,那钟儿出手极其刁钻,锦华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几番回合,已然败下阵来,轻飘飘的浮在半空中。

   锦华感觉到自己的身形已然有些涣散,那钟儿怕是抱了将她彻底留在此地的念头。

   “锦华!锦华!”那道呼唤声又响了起来,究竟是谁在喊?

   声音像在远方,又像是近在咫尺,听到这声音,她忍不住的想要流泪,究竟是谁呢?

   锦华自问之时,高文轩已经上了楼梯,他从未停止过对锦华的呼唤,他的心跳越来越急促,在胸腔内,嘭嘭嘭,不停的跳动着,他突然感觉到害怕,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将他牢牢的固住,他的妻,到底在什么地方?!

   锦华感觉到所处的整片空间都在震颤,紧接着,她见那钟儿变了脸色,金色的空间里,粉屑四散,像是要坍塌,锦华有些不明所以,当她看向钟儿的时候,钟儿已然面露惊恐。

   “是他!是他!东皇竟然...”钟儿的话并没有说完,紧接着,锦华便看见她被排挤出了身体,而一股强烈的拉力将她拉入了身体里。

   金雾消散,锦华眼前又清明了起来,映入她眼帘的,是四个大老爷们儿的满眼紧张,小宽又哭又笑,唐明是两眼呆怔,东皇太一是满脸急切,高文轩是眼眶通红。

   “小姑NaiNai!”小宽首先扑了过来。

   唐明紧接着跟在小宽身后走过来揉了揉她的头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高文轩直接越过了东皇太一,一把将她深拥在怀:“怎么这么傻,这些危险的事情以后记得要交给我来做。”

   锦华看他憔悴而又疲惫的样子,眼圈不由一红,但嘴上依然没好气:“哼,你不是抱着裴小凤快活着呢。”

   唯有东皇太一没有动,东皇太一站的远远的,对她所在的方向弯下了身子,鞠了一躬,锦华知道他拜的不是自己,而是钟儿....

   ......

   送别东皇太一和唐家兄妹是在翌日的下午。

   唐明据说犯了腿疾,又坐回了轮椅上,唐丽在后面推着他,两人要回北平去。

   东皇太一帮唐丽提着行李,见锦华过来,冲她微微一笑。

   锦华看着他们几个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东皇太一看了她好一会,忍不住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轻轻道:“锦华,我要去找钟儿了。保重。”

   他的话很简短,锦华听了却想落泪,在击败媛媛后,东皇太一为了救她再一次的打散了拼凑完整的东皇钟,作为器灵的钟儿,则再一次的陷入了沉睡。

   “小丫头,保重,我......”

   唐明摇着轮椅从东皇太一身后探出了脑袋同锦华告别,但说了还没两句,便朝挤眉弄眼的努嘴。

   锦华挑了挑眉,不由回头看去。

   身后,太阳耀眼。一片曚昽的金光中,高文轩抱着小丫,正朝她走来。

   (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