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小说 满园春

第一百二十章

满园春 苏晴暖 6556 2021-07-22 14:20

  记住我们的新网址【笔趣阁 biquge777.com】最新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氏说话都说到这里了,秦红杏也知道要是不答应江氏又得担心了。

   她只能低下头点了点头:“这事情娘亲你自己看着办吧,要是她做事情真的过分了一点也不需要搭理,左右我们也不靠她生活,所以娘你要作什么只管做便是。”

   她觉得该说的都说了所以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江氏安慰起来:“好了好了,这件事情你也不用太伤心了,娘亲知道你心中的想法其实也没有什么的,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左右你也说了要是她不是为了银子呢,我们还是要往好一点的地方想不是,你外婆说不定已经改变了呢?”

   这话说出来江氏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不过她还是希望秦红杏能够明白,明白便是有些事情就是身不由己的。

   秦红杏点点头只能够妥协,左右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娘都按照你说的办,我自己对这些事情没有什么主见所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只管赚钱就好,别的事情都看娘亲的。”

   秦前开一直都没有说话但是这个时候还是开了口:“这一点我同意你娘亲说的,左右也是你外婆就算是你自己不情愿也得这样做,她当初是有些无情但也无可奈何,你外婆家的条件就那样,就算是想要帮助你也没有能力不是。”

   秦红杏点点头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太计较。

   “好,只要她不是为了银子来就好,若是真的有什么难处娘亲你自己看着帮一帮就好,这些事情我真的不想要搭理。”她想到从去年来这里到现在都没有见到这位外婆来家里看过她,所以心中有些苦闷,既然一直都没有把她放在心中,现在找上门来不是太刻意了,而且听说还是连氏的关系才找上门的,越想下去越是觉得心塞。

   对于不关心自己的人就是这样,就算是有钱了做的事情也差强人意,秦红杏觉得自己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心中都有数。

   江氏叹息了一声心理有些苦闷:“说起来我也不喜欢这样的人,但是不搭理也觉得不好,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要是来了我还是知道怎么做得,我们也不能让外面的人说三道四。”

   秦红杏点点头觉得很有道理。

   “也是啊,这件事情也不能让人说三道四,娘亲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这件事情我知道分寸的。”

   她自己也累了之前在县城还真的提心吊胆的,现在回家了也想要好好休息休息。

   只是秦连海已经进去休息了她再进去总觉得不好,纵然是堂兄妹还是有点点怪异的感觉,她看向江氏道:“娘我到处转悠转悠等会回来。”

   既然不能睡觉那么就到处走走,她顺带着对着地里做一点手脚,这些菜也需要浇水了,之前一直都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只是秦前开一直跟着也找不到。

   现在就想要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地里的事情处理好。

   秦前开想要跟着秦红杏一起去地里被秦红杏拒绝。

   “爹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去地里的事情交给我就好,我也只是去看看而已你放心我知道所有陷阱的位置。”她想要去浇水可不能让秦前开跟着。

   秦前开也只能坐下来好好休息,好在今日天气阴沉并非是艳阳高照。

   江氏和秦前开两人看着秦红杏的背影,江氏又开始忧心起来:“你说红杏究竟喜欢什么样子的男子,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猜测红杏喜欢的男子,但是就是猜不到,也不知道红杏心中想的是什么,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不想自己的终生大事了。”

   她很无奈,秦红杏想要做什么事情她压根就阻止不了,一来是因为她不是秦红杏的亲生娘亲,要是随便阻止了难免会听到秦红杏的抱怨,再者就是之前她自己答应过秦红杏不干涉秦红杏的婚事,一切都任由秦红杏自己做主,现在要是干涉了不是言而无信么,再说秦红杏说了不需要她担心她也不能够再担心下去。

   秦红杏回头看了一眼江氏和秦前开,转身直接进了菜地里面。

   地里的菜很多都开始下季了,蔬菜有自己的周期性,这些菜也收获了很多,加上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用灵泉水,估摸着还能卖几次也就没办法了。

   这段时间赚钱还是赚开心了,至少让家里的条件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今日给吴二虎两位堂哥那么多的银钱其实有另外的打算,一来是因为知道他们一家人的情况很清苦,再者就是两人虽然不能说话听力也不是很好,做事情却很卖力,最重要的是有什么事情不担心两人会出卖她。

   还有就死她自己可靠的人,现在地还很少什么都不说了,要是村子里面的人知道她买了村子的地指不定到时候会闹出什么幺蛾子,这些事情在所难免她比谁都明白有些事情摆在眼前只能够迎面面对。

   所以她打算的便是将来把两兄弟也聘请来帮着做事情,如此也不担心自己地里出现什么意外。

   而且吴二虎做事情也那么可靠一切看起来都比较不错。

   她心里面的这些打算也没有跟别人说过,只是自己隐藏在心里。

   她偷偷的给地里的菜浇水,而一旁的秦前开和江氏都在忧心的说着话。

   秦前开叹息一声看着秦红杏的背影道:“红杏这娃眼界高不会轻易的喜欢上一般的男子,吴二虎虽然很好但是比起红杏来还是差了,红杏的思想跟吴二虎走不到一块,这样勉强在一起也只能让红杏为难,我们就不要过问红杏的婚事了,红杏自己心中有数,她这辈子命苦跟着我们也没有过上好日子,我就想着这婚姻大事怎么也得听她自己的,莫要我们做主做了她的主,让她一辈子都觉得不开心,这样我们也不会开心的。”

   他很尊重秦红杏是因为之前跟秦红杏在一起的时候秦红杏说的那些话,他真的很感触,感触的便是秦红杏说的每一句话都触动了他的内心,很多事情不是他自己想要怎样就怎样的,说到底要是真的勉强秦红杏指不定他们就会失去这个女儿,比起失去秦红杏来说他觉得让秦红杏自己选择比什么都好。

   反正秦红杏自己觉得开心就好,别的一切都不重要,而且他很相信秦红杏自己的选择。

   江氏叹息一声也不再说这件事情,她还是想要帮秦红杏选择一门好的亲事,但是现在,秦红杏既然说了这样的话那么就没有必要在说下去,就连秦前来也这样想了她还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左右这些事情都需要秦红杏自己去决定,她这个做娘亲的也只能点到为止,到最后还是需要秦红杏自己做主,这些事情她早就明白了也不想一直计较了。

   “也罢,这事情说了很多次了你的意见都是这个,我知道不能轻易的改变你的想法我也不想改变了,红杏这丫头命苦你说得对,婚事还是红杏自己做主比较好,以后啊我也不会再提起这件事情,你哥哥那里是怎么回事,我昨日听到廖婶子说又到村子里面来了,到村子里面打听我们的消息也就算了还说了一些你娘亲的事情,说你娘亲病倒了,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本来这些事情江氏不想说的,但是这事情发生就发生了要是不说以后秦前开知道了也不好啊,毕竟,她也知道秦前开这个人还是很在意这些事情的。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秦前开的态度很坚决,他道:“娘子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些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我知道该怎么做,她们当初做了那么对不起我们的事情现在还想我们原谅,当真以为我们是那么好欺负的不成。”

   他心伤了,以前从来都不想介意这些事情,但是现在越来越介意这些发生的事情,他知道自己在连氏的心中算不得什么,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觉得自己这辈子有必要好好的认清楚这些关键。

   他知道这样做或许有点心狠,但是连氏要是不上当一辈子都不聪明,

   江氏在心中无奈,本来很期盼秦前开这样的态度,现在秦前开有这样的态度了却觉得更加不放心,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对连氏虽然恨,但却还没有到完全不管不顾的份上,左右还是太心软的缘故。

   两人是夫妻,彼此之间在想什么再清楚不过,秦前开道:“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娘子你忘记他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了,这件事情我无法原谅,所以你也不用劝我了。”

   至少短时间内这件事情不想要提起,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但是谁在乎?连氏和秦前云做的那些事情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既然这样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他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从未对不起自己的内心所以他对自己做的事情无怨无悔。

   秦红杏浇水浇了一圈总算是浇完,外面能看见的地方倒是没有浇水,看不见的地方都偷偷的浇水了,现在她已经可以灵活的运用怎么把空间的水转送出来,而且能够很熟练的不让水乱跑听她自己的指挥。

   正是因为这样现在的她才知道什么叫做方便。

   中午随便吃了一点东西,江氏做了饭菜秦连海也起来了,秦红杏吃了东西就进屋开始休息,秦连海睡得很好,虽然才睡了一会现在已经很痛快。

   下午,秦红杏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听到声音总有一点陌生的感觉,说话的声音很大还嚷着要见她,她穿了衣服起来床却见到了一位很眼熟的中年妇人站在门口。

   中年妇人一脸得意洋洋的看着江氏道:“我要见我得孙女你怎么不让我见到。”

   江氏心中不快但却耐心的说道:“红杏在睡觉,这两日都没有好好休息,婶子你先坐下来休息一会等到红杏醒了再叫她来见你怎样?”

   这话说起来也没什么差错,但是中年妇人听到了却有些不开心:“我见我自己孙女还得等了,是不是我孙女赚钱多了你不想要我见到啊,是不是担心我来这里分你的钱啊。”

   这样一说江氏就来了火气,江氏的脾气很好,真心一直都很不错,但是中年妇人这样说不是活生生的往她身上扣屎盆子么?就算是江氏的脾气好也有些忍不住。

   江氏冷眼看着袁氏心中很不痛快。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骗你不成,你只要坐一会就好,红杏醒了自然会出来见你,我欺骗你有什么意思吗?”

   江氏心情不好听到冤枉的话就来气。

   秦红杏这个时候从屋中走了出来,看着站在院子中间的袁氏忍不住皱眉,对这个外婆真的很陌生,脑子里面对袁氏的记忆并非很多,之前就很少有袁氏的记忆,现在看见袁氏气势汹汹的样子跟连氏可以说有很多一样的地方,顿时就没有了好感。

   这样的事情见多了她也有些平淡了。

   “我出来了坐下说话吧。”

   她很平静自己找了一把椅子坐在了袁氏的旁边。

   江氏不理解看着秦红杏不知道秦红杏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总觉得秦红杏今日的状态有些奇怪。

   “红杏你起来了。”

   秦红杏望着江氏微微一笑道:“娘我起来了,外婆都好几年没有见到你了吧,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秦红杏不理解的看着袁氏,眼神中带着疑惑和怀疑,袁氏假装咳嗽了一声有点点不习惯的看着秦红杏,的确有好几年没见到秦红杏了。

   她尴尬一笑看着秦红杏道:“这不是因为外婆日子过得不好所以一直都没有脸面来见你。”

   秦红杏笑了笑也没有计较下去,只是换了一个语气说道:“外婆你怎么今日想着来看我了?我当时被卖的事情你知道吧。”

   她分明从袁氏的脸上看见了一抹心虚。

   袁氏假装糊涂:“我不知道你被卖的事情啊,红杏我也是最近才打听到关于你的事情,才知道你搬到了这里来,也才知道你这么多年过得不是很好,红杏你别怪外婆,外婆也很想能早点看见你,只是一直都没有时间过来找你,红杏你别怪外婆这段时间做的事情,我真的也有自己的苦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