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小说 恶毒二小姐

第三二一章 引导

恶毒二小姐 悠悠小云 8063 2021-07-22 14:20

  记住我们的新网址【笔趣阁 biquge777.com】最新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夏一时没反应过来,问了一句:“什么话?”

   苏灵珑缓缓抬头,眼神闪烁的望着小夏不说话。

   小夏想了想,突然想起上次跟她在亭子里单独说的话,她指的是这个吗?难道她真的愿意交出幕后主使?真的假的?不会故意骗我的吧?

   “你要说什么?”

   苏灵珑冷眼扫向不远处的桂英和桂兰,“让她们出去。”

   小夏回头看一眼,心下有些犹豫,桂兰道:“娘娘,不要信她,这女人狡猾多端,不值得信任。”

   苏灵珑却冷笑出声:“还想跟我谈条件,连这点都做不到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小夏看着她的眼睛,见她瞳孔黝黑深不见底,实在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什么?不过难得她主动提出来,为何不听听她怎么说?

   小夏挥挥手:“你们都退下吧,守在门口不许任何人进来!”

   桂兰紧张的唤了声娘娘,小夏坚持道:“你们出去吧,我没事!”

   桂英桂兰对望一眼,虽然不情不愿,好歹还是出去了。

   苏灵珑看着桂英二人离开并带上门,她哧笑一声:“她们对你倒是忠贞不二啊!”

   小夏抿嘴笑笑不置可否。

   苏灵珑脸色一变:“她们也跟过我,为何不见他们这样为我尽心尽力?”

   小夏原本不想说这个话题,见苏灵珑紧盯自己不放,只好轻叹一声道:“她们虽是丫鬟,但也是人,跟我们一样的人,你自问你有把他们当成与自己地位相等的姐妹看待了吗?”

   “地位相等?呵,要人人都像你这么想,还要什么奴才丫鬟?要什么臣子商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等级之分,人人都一样的话,这世界不都乱套了?”

   “那只是你的想法而已。”

   苏灵珑微微眯起眼:“怎么,你不这么认为?”

   小夏丫头:“我不觉得,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我们那个世界的人就不存在被贵贱之分,大家都是平等的。”

   苏灵珑目光微闪:“你那个世界?”

   “是的。”

   “你……那个世界跟这里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

   “有何不同?”

   “我们那里很多东西这里都没有,比如这扇子,我们那里的人根本不用扇子,天热的时候用电扇,一接上电源电扇自己就转起来,还可以调风大风小,不许要专人扇扇子,实在太热用空调就好,屋里总是保持适宜的温度,非常舒服。”

   苏灵珑睁大眼望着小夏,听她说着现代的东西,那漆黑的眼底渐渐有了光亮。小夏原本没打算多说,但看到那渐渐清明的眼神,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己有义务引导她,让她回归本性。

   二人就这么促膝长聊,原本紧张的气氛早已消失不在,小夏每每停下,苏灵珑就睁大眼睛追问:“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不知不觉一个多时辰过去,门外响起敲门声:“娘娘,天色暗了,您该回去用膳了!”

   小夏回头看了看,天色果然暗下来了,不知不觉竟然说了这么久,她再抬眼看苏灵珑,见她目光闪烁复杂,却比之前多了些人情味儿。

   小夏笑笑:“你不是说要跟我说事情吗?现在可以说了?”

   苏灵珑顿了顿,扭开头去:“没那么容易,你要真想知道,明天下午这个时辰过来,给我说你那个世界的新鲜事,说得好我心情好了兴许会考虑。”

   小夏皱眉,这家伙倒是顺杆儿往上爬了,别没完没了吧?转念一想,如果这能唤起她的好奇心,进而唤起她那一份善良的话也未尝不是好事。

   于是,小夏站起来道:“好吧!不过你得答应我,这段时间不能干坏事。”

   苏灵珑有些生气:“你把我当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吗?我干什么坏事了?”

   “你下午抓伤个小宫女,把人家脸抓烂了,头发都生生扯了下来,你这算什么?”

   苏灵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恶狠狠的瞪着小夏,小夏却很坚持:“你如果不控制你的心魔的话,你迟早会疯掉,到时候必定会被皇上圈禁起来,一辈子疯疯癫癫浑浑噩噩,你见过大街上捡人家剩饭剩菜吃的乞丐吗?那就是你的下场,你想清楚了!”

   苏灵珑愤怒得双眼喷火,小夏暗暗叹口气,从怀里掏出个小镜子举到她面前:“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你不觉得你这样下去会失心疯吗?”

   苏灵珑扫了一眼,看到镜中那张阴狠恶毒的脸,她惊得一下子拍开镜子,猛的缩到床脚里去。

   “你也害怕那样的自己吧?这就对了,我想信你本性是善良的,以后你可以随时带一面小镜子在身上,每每心生怨气想发火儿或者怨恨抱怨别人的时候就照照镜子,那样能提醒你,让你尽快清醒过来。”

   小夏回头看看地上的小镜子:“这镜子是皇上送我的,据说是西域来的贡品,我就送给你吧,希望对你有用!”

   小夏亲自把镜子捡起来放到桌上,最后再看她一眼,然后转身走向殿门。

   苏灵珑缩在床脚,看着小夏缓缓离去,然后转眼看着对面桌上的小镜子,她缓缓抬手摸摸自己的脸,好凉!一点儿温度都没有!

   苏灵珑有些心慌,难道我真的被心魔控制,迟早要得失心疯吗?她想起以前上街时见过的一身脏污衣衫破烂坐在街边晒太阳的叫花子,难道我也要变成那个样子?

   不要!我不要!苏灵珑惊得钻进被窝抱着脑袋缩成一团儿。

   良久之后,被窝儿动了动,她从里面钻出来,鞋子都不穿跳下床冲过去拿起镜子照了又照,还好还好,一切如常,我没有失心疯!没有失心疯!

   小夏回宫时天色已经黑尽了,桂英挑着灯笼走在前面,桂兰扶着小夏慢慢走着,快到宫门口时,桂兰忍不住问:“娘娘,你方才跟秀嫔说什么说得那样高兴?”

   小夏脚下一停:“你听见了?”

   “是啊,娘娘声音不低,我们都听见了,连外面扫地的婆子都听见了,还有秀嫔,她好像对娘娘态度不错?”

   小夏想起方才苏灵珑睁大眼两眼好奇的望着自己的模样,就像个听人讲故事的孩子一般。小夏笑道:“其实……她本性不坏。”

   桂兰诧异的看一眼小夏,低声嘀咕:“她若不坏这世上就没有坏人了,也就娘娘这样宽容于她!”

   小夏好笑的摇头:“其实她原本只是个羞涩不善于表达的小丫头而已,如果没有我的到来,她也许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桂兰颇为着急道:“娘娘,您别这么说,她可不能跟您相比。”

   “当然,这世上没有人能跟我的爱妃相比!”

   突来的声音让他们停下脚步,前面凤锦天正面带微笑大步过来。

   几人停下来见礼,凤锦天径直走向小夏,桂兰识趣的退到一旁。

   “方才说谁了?”凤锦天扶起她温柔的问。

   小夏笑道:“你连我们说谁都没弄清楚就在接话?”

   “当然,在朕心里,这世上没有人比得上你,这话是真心,不管对方是谁。”

   小夏抿嘴笑笑,不知该怎么接话才好。

   “听说秀嫔生病了?”

   “不小心撞了额头,我才刚从那边回来。”

   “是吗?怎么会撞着额头了?又不是主动寻死!”

   小夏尴尬的笑笑:“皇上,秀嫔也是你的爱妃,她出事你都不去看看她?”

   “你去了不就行了?”

   “我和你怎能一样了?”

   “朕觉得是一样的,她还好吧?”

   “还行吧,对了,皇上,新选的秀女已经在储秀宫受训了,这里面可有你中意的!”

   凤锦天停下来一本正经道:“跟朕在一起的时候不许提别的女人。”

   这样温柔可爱的皇上让小夏心动不已,却又暗暗警告自己注意分寸。

   接下来几日,小夏日日去苏灵珑宫中探望,并跟她讲现代的事情,苏灵珑对此兴致盎然百听不厌,甚至要内务府按小雪说的去造东西。

   这两个原本敌对的嫔妃突然和好让后宫众人惊得合不拢嘴,原本有传闻说苏灵珑因为失宠突然发狂,甚至生生打死个小宫女,大家都等着看这秀嫔的笑话了,等了几天,笑话没看到,反而等来这么个让人意外的消息,这可怎么办?

   众人开始骚动不安了,而休养多时的芳妃,脚上的伤总算大好。

   这段时间她不声不响的留在宫里休息,不争宠也不出去招惹是非,却密切关注着宫里的一切,听说新来的秀嫔跟贵妃斗得你死我活,她心里甭提有多高兴!

   斗!使劲斗,最好斗得两败俱伤,全都滚进冷宫去才好。

   特别是哪个叫郭兰香的,明明只是一介舞娘,竟敢在宴会在夺了自己风头,让自己谋划许久的计划完全无法实现,当时她就恨不得一刀劈了她,可惜皇上喜欢,她没办法,只能忍,她要忍着,看那秀嫔能得意多久!

   果然,那秀嫔受宠才一月不到,就被贵妃给踩了下去,听到这消息时她睡觉都能笑醒,可她还没高兴几天,这二人突然凑到一起又怎么回事?

   芳妃坐立不安的在宫里走来走去,越来越不对劲儿,便差人去秀嫔宫打探打探,回来的消息是贵妃每日去给秀嫔讲故事!

   讲故事!这倒怪了,秀嫔是小孩子不成?还要听故事?

   芳妃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冷笑一声:这两个女人脑子都有毛病!

   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两个女人凑到一块儿,得给他们找点儿事情,芳妃踱着步子走来走去,突然想起传言秀嫔疯魔那日,不是有个小丫鬟给抓伤了吗?为何不在这上面做做文章?芳妃抿嘴一笑,脸上是说不出的得意。

   小夏又花了近两个时辰跟苏灵珑讲现代的故事,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小夏还以为自己早把现代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真的说起来所有东西都自然而然的跳入脑海里,感觉一切都那样近,好像都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一般。

   这些故事不仅让苏灵珑着迷,连她自己都开始迷惑了,我到底是谁了?于小夏?苏灵珑?还是于小夏?

   “喂!喂!”

   苏灵珑拍了她一下,小夏猛然惊醒过来,苏灵珑目光闪闪的盯着她:“你想什么了?”

   小夏回过神来:“没什么,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

   “等一下!”

   小夏回头:“还有事?”

   苏灵珑目光闪烁,低头双脚在地上交替的踩来踩去:“你不是想知道帮我的人吗?”

   小夏一惊,立刻坐回去:“谁?”

   苏灵珑看她一眼,又回避的转开眼去:“那个人你也认识。”

   “我认识?”

   “对。”

   小夏垂眉想了想:“难道你说……上官炎?”

   “是!”

   小夏微微皱眉,显然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景哥说有人暗地谋划纠结势力,意图谋害皇上,上官炎一个花花公子,就算帮了她,又怎可能是那野心勃勃之人了?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苏灵珑抬眼正对她:“我明白,我已经告诉你了,信不信由你。”

   “可是……”小夏犹豫着该怎么说?苏灵珑转开眼去:

   “既然你不相信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走吧,以后都不用来了!”

   “灵珑,此事开不得玩笑,我要真正的主使,你知道那人会对皇上不利。”

   “我当然知道!”苏灵珑从怀里摸出个药包:“这是他们交给我的,让我放在皇上的吃食里!”

   小夏一惊,伸手去拿药包,苏灵珑却突然收回去,“我身边有他们的人随时盯着,没了这东西,他们会要了我的命。”

   小夏诧异的望着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她垂眉半晌:“你说……真正的主子就是上官炎,她想谋害……”

   苏灵珑怒道:“你还在怀疑我!”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是……”

   “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你走吧!”

   苏灵珑背过身去不愿再说话,小夏心里也很乱,她需要好好整理一下。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