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小说 [快穿]病娇联萌

第84章 大结局

[快穿]病娇联萌 朝夕乌 6726 2021-07-22 14:20

  记住我们的新网址【笔趣阁 biquge777.com】最新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纪棠把自己的猜想告诉了爸妈,吓了她爸妈一跳,赶紧拎着大包小包,熬了骨头汤去医院给人家道谢并道歉。

   小胖缠得跟粽子似的,右脚绑着石膏,听了起因经过,也没埋怨他们,一个劲儿说“没关系”。

   难为李阿姨也宽容,眼神复杂地望着病床上的儿子,叹道:“其实我也有责任。是我学生犯的事儿,又不是小棠的错,你们道哪门子歉?这要真把小棠和小京打了,该是我登门谢罪了。那天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总以为是小孩子一时意气,口不择言,如果我能再重视一点,这事儿也不至于发生了。”

   纪棠一家人听了更加感动。尽管她这么说,纪妈妈还是挺内疚的:“主要是孩子,这伤筋动骨的,没几个月好不了。眼看就要中考了,学业怎么办……”

   许京主动提出每天到医院帮小胖补课,“阿姨,本该躺在这里的人是我。您就别推辞了。”

   纪棠也连连点头,举手道:“我也来,我也来。”

   纪妈妈敲了她一记脑瓜崩,嗔道:“你来做什么,就你那成绩,别跟着瞎添乱了啊!”

   纪棠摸着被她妈打出的红印子,委屈地说:“我来跟小胖一起补初中的功课,这还不行吗?”

   大家都哈哈笑起来,连日愁眉苦脸的李阿姨脸上也有了笑容。许京趁人不备,从背后勾住了她的手指,轻轻晃了晃。纪棠抬起头,冲着他嫣然一笑。

   -

   小胖出院的那天,成涛他们的判决书也下来了。成涛因为故意伤害罪,又是主犯,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其他人最少也是开除和劳教。常岚虽然没有被他们供出来,但毕竟做贼心虚,好长一段时间不敢来上课。

   第一学期结束的时候,常岚的母亲来帮她办转学手续,顺便拿走了她的书包,却把大量课本留在了这里。梁骁探过头,小心翼翼地问:“阿姨,这些书都不要了吗?”

   常岚母亲冷冷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答:“不要了,反正她也不读书了。”说罢匆匆离去,高跟鞋踩得楼梯啪啪响,头也没回一下。

   “常岚家挺有钱的啊我记得……她不是买进一中的吗?”

   “是她继父有钱吧?”

   “什么继父,我妈认识她隔壁邻居的侄女,据说就是她妈勾搭上的一个男人,根本没结婚。上梁不正下梁歪,怪不得她能做出这种事来……”

   一帮女生窃窃私语,不时发出细微的、压低了声的惊呼。

   纪棠埋头写试卷,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每写完一张,就用笔戳戳许京的肩,他一言不发地把卷子收过去,迅速改好了还给她。两人简直是默契的流水线学习工程。

   在许京的辅导下,纪棠成绩进步很快,半年后就跃到了年纪前三十。正式升入高三的时候,她的模拟考试名次已经稳居重本线了。小胖那里也传来好消息,通过许京的查漏补缺,他在住院期间成绩不但没落下,反而上涨了一大截,中考顺利卡线考进了一中,成了他们的学弟。

   还好他的伤只在手肘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疤痕,没有其他后遗症,不然纪棠真的要愧疚一辈子。他性格也活泼了许多,每次谈起这件事,还安慰她说:“这是男人的勋章,以后我还要特地秀给别人看呢。”

   纪棠破涕而笑:“你才几岁啊,还男人的勋章?”

   “那许京哥也才比我大两岁,他算不算男人?”他挤眉弄眼,只差没在脸上写明“我懂的”。

   纪棠追着他打了两下,忍不住红了脸:“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呀?”

   “你听不懂,有人听得懂咯。”小胖笑嘻嘻地望向门外,“对吧,许京哥?”

   “你别以为这就能骗到我,他说了他今天要带渺渺打疫苗的。”纪棠得意地一挑眉,作势要掐他的耳朵。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渺渺懒洋洋的叫声。

   “喵呜――”

   伴随着许京踩着拖鞋的脚步,他倚在墙边,正对上她愕然的目光,微笑道:“对。”

   小胖左右张望,识相地说:“我先回家了,我妈还等我吃饭呢,你们聊。”一溜烟换好鞋子冲了出去,顺便抱起了渺渺,替他们关上房门。

   四目相对,纪棠败下阵来,默默挪开眼神,咳了两声:“怎么我爸妈还没回来啊,都快到饭点了。”

   “叔叔阿姨今天出去吃,不回来了。”许京走到她跟前,捧着她的脸,掰正她的视线。

   纪棠好奇地问:“他俩干嘛呢?”

   许京俯下身,一字一句地说:“过结婚纪念日。”

   明明是最寻常的一句解释,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害羞,耳根自然而然就红了。

   “那……那我们吃什么?”

   许京目光熠熠,反问道:“你说呢?”

   “我、我没想……”她话还没说完,便被他拦腰抱起来,一时间天旋地转,整个人就落到了柔软的沙发上,像一片树叶,陷进了泥泽里。却有沉沉的云压下来,紧张得她喘不过气,一点力气都没有。

   “棠棠,我喜欢你。”许京蜻蜓点水般吻过她的额头、鼻尖。

   纪棠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颈边蹭了蹭,呢喃道:“我也是。”

   他眼底水光潋滟,轻轻拂开她的刘海儿,说:“我们以后也会有很多个结婚纪念日,是吗?”纪棠用吻回应他。唇瓣青涩地相接,两人不约而同地抱紧了彼此。

   “当然。”

   -

   高考放榜,许京毫无疑问地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全国最顶尖的大学。纪棠毕竟没他那么逆天的智商,靠着上一次参加高考的模糊记忆,险险拿下一道数学大题,擦分进了排名前十的某大学法律系。

   纪爸纪妈乐得合不拢嘴,一整天都在打电话,把所有能通知到的亲戚朋友都通知了一遍。要不是纪棠拦着,两人非得给她整出二十桌酒席不可。

   “算了,算了,那这次就不办酒了。”纪爸爸看着她和许京,意味深长地说,“过几年爸爸给你办个大的。”

   她妈拉着许京的手,说:“小京,就算上了大学,你们也不能生分啊。你们两个人一起去,每年也要两个人一起回来,知道不?”

   “对对对。”她爸连忙附和道,“两个人,不能是三个人。”目光在她小腹悄无声息地扫了一圈。

   纪棠摸着刚吃饱饭、圆滚滚的肚皮,嘴角抽搐:“……”

   -

   拜学神所赐,纪棠的大学四年一点没浪费,除了谈恋爱,净剩下读书了。本该一路飞升的许京没

   有选择保研,而是拉起了一支小团队开始创业,反而是她继续读了研究生。等她研究生毕业,进了一家著名律所,许京的小公司也慢慢步上了正规。

   两人掷骰子挑了个良辰吉日去扯证。

   民政局排队的时候,纪棠感觉手心全是汗,她纳闷地想,我也不紧张啊,怎么就出了这么多汗。嗅了嗅另一只没和他相握的手,分明是干爽的。她恍然一偏头:“你流汗了啊?”

   许京抿着唇不说话。

   “放心啦,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她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他捂住了嘴。许京瞪着她,沉声道:“不许乱说话。”

   纪棠翻了个白眼。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捅了捅他胳膊,小声说:“我昨天翻到一起案子,当事人名字挺耳熟的。常岚和成涛,你还记得吗?他们俩居然结婚了,五年前的事,同学里一点风声都没有。”

   “嗯。”许京直直盯着工作人员手里那个章,漫不经心地应了一下。

   “成涛从牢里出来以后,常岚一直躲着他,他就跑到乡下把她堵住,对她用了强。那时候常岚也不敢告他,就瞒下来,做了他女朋友。后来成涛没找到正经工作,就跟着一帮走私的人混,结果不知道怎么染上了赌瘾,每天回家就暴打她。我们律所每年有法律援助的名额,今年接的就是她这个case,她不但要离婚,还要告成涛家暴和强.奸,真是……”

   许京拽了她一把,拖着她往前走,眼睛亮晶晶的,语气难掩激动:“排到我们了。”

   “排到就排到了呗。”纪棠被他突然一打岔,都不记得自己讲到哪儿了。不过……无所谓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许京一笔一划地填表,神态极其专注,高考也不见得他这么认真过。他庄而重之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第九副本完成,恭喜宿主,顺利通关】

   -

   “棠棠,棠棠……”

   好像有个人在叫她,为什么头这么疼呢?晕乎乎的,眼前的景物都变成了一式两份。双份的电线杆,双份的路灯,双份的……许京。她傻嘿嘿地坐在地上笑起来,摸着后脑勺问:“许京,你怎么在这儿啊?那个做传销的,你看见没有,还让我去做什么攻略任务。”

   面前高大的男人逆着灯光,无奈地蹲下身,把她背起来,抱怨道:“我跟你说了,让你别喝太多酒,结果你喝成这样回来。要不是我出来找你,你就得给警察捡走了,知道吗?”

   “哎呀,其实我也没喝多少,就这么点。”纪棠比划着手指,掐出一点尖尖,“我这不是看到渣男生气嘛,让他劈腿,让他带小三来气我,哼!”

   许京好笑道:“你喝醉了胡说什么呢,什么渣男?你不是和律所的同事聚餐吗?”

   纪棠趴在他背上,使劲地一拍,大喊道:“你忘啦,就是我那个前男友啊!”话一出口,她就感受到了一股寒气。

   某人背脊一僵,半晌才放松下来,故意颠了她两下,哼道:“你什么时候交的前男友,我怎么不知道?”

   “没有前男友……”纪棠揉了揉额角,含糊地嘟囔道,“难道是我记错了?”

   许京稳稳地背着她,走在无人的夜街。霓虹闪烁,映着他温柔微笑的脸,眸中有星光闪烁,好声好气地哄道:“对啦,你记错了。咱们一毕业就结婚了。”

   纪棠扯着他的头发,两条胳膊叠在他胸前,像个小孩子那样,傻笑着说:“那我肯定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我们结了好多次婚。我跟你说哦,我……”

   许京耐心地听她胡七八糟地讲着,一面将她的高跟鞋脱下来,提在手里。

   “你有没有在听啊?”

   “我听着呢。”

   “那我讲到哪儿了?你说!”

   “……好像是丧尸围城。”

   “对啊对啊,那时候你好厉害!帅炸了有没有!我让你跟你一起去聚会嘛,你又不去。呜呜,人家真的好想把你牵出去溜溜啊。”

   “许太太,等生了宝宝,你可以溜他。”

   “也对,咱们的宝宝肯定超可爱!啊啊啊啊,想想就忍不住了!我们快点回去造人嘛,快点!”

   静谧的长街上,回荡着一串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一只花狸猫从巷子后悠悠步出来,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甩着尾巴朝反方向离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