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小说 宠妻成瘾,墨少宠爱无度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大结局(萌宝与穆巧儿、东方宫5000+)

宠妻成瘾,墨少宠爱无度 唇卿 11988 2021-07-22 14:20

  记住我们的新网址【笔趣阁 biquge777.com】最新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014年3月4日,彬城吹来一阵火辣辣的热风。

   三大钻石王老五都抱得了美人归,在彬城最大的教堂举行了最盛大的婚礼。

   有人欢喜,有人泪。有人观赏,有人痛。

   慕斯羽坐在嘉宾席上,双拳握得死紧。

   本来,这个婚礼,他是不应该来的。

   但是,为了完成云琅的夙愿,他还是来了。

   手里,拿着的是云琅最爱的卡地亚戒指,他却要将它交给,别人了。

   “睿迩,恭喜你。”缓步上前,他打开了戒指盒,递给了赫连墨。

   目光,却是紧紧地锁着乔睿迩,仿佛,是透过她在看着另外一个人。

   “谢谢。”乔睿迩点头,在这样的时刻,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慕斯羽。

   本来,他跟乔云琅也是可能结成连理的,但是后来却造成了生离死别的结果。

   那场报复,他们发挥地淋漓极致,所有的犯人都已经死了,但心里的伤痕却怎么都抹不去。

   就像是警察的询问,虽然毫无意义,但却会让人心中梗地厉害。

   没有人查那些人是谁干掉的,警察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行为,让乔睿迩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感觉有一些愤懑。

   如果,当初她们不为乔云琅报仇,她会不会也是被翻过的一页?

   不过,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实在没有必要再询问了。

   目光,浅浅地看着慕斯羽,她微微一笑,“斯羽哥,我姐她是喜欢你的。你活得快乐,才是她想要的。”

   “我知道的。”慕斯羽点了点头,跟乔睿迩寒暄了几句,就走出了教堂。

   温暖的春风,吹拂过他的脸颊,却吹不散他心底那浓浓的不舍和眷恋。

   云琅,我明明说过,我会一直陪你。直到我离开,为何,你竟然先我一步离开了呢?

   赫连墨一直关注着小女人的动作,见慕斯羽离开,她那仍然不舍的眼神,他嘴角微勾,把那卡地亚戒指递到了她面前,“这戒指,是乔云琅还给你的。今天,戴吗?”

   他没有固执地要她戴,还是不戴,这没有强制的问题,让乔睿迩心中舒服了许多。

   摇了摇头,她把那戒指还给了赫连墨,而看着手上的戒指,露出温馨的笑意,“难道,墨少是觉得,你对我的爱敷衍了。所以,才要把原来的戒指,还给我?”

   “你这小调皮!”赫连墨微笑,摸了摸她的鼻子,声音是说不出的温柔,“今天的婚礼,还满意吗?”

   “满意。”乔睿迩开口,望向男人深沉的眸子,“但是,我讨厌欺骗。你犯了,我的大忌。”

   她指的是一个小时之前的事情,她本来以为,只有三个人在场。

   但,现实证明,男人的诺言是不可信的。

   目光看向周围,那两对相互甜蜜的夫妻,乔睿迩不得不感慨,赫连墨说谎的功力,又更上一层楼了。

   今天,本来是她跟赫连墨两人的婚礼。

   但现在,看着这明显不过的集体婚礼,特别是那笑得很开怀的好友,乔睿迩觉得,自己是上了当了。遭受了好友和爱人双重背叛的,甜蜜的当啊。

   “你们俩在干什么?今天,可不只是我们的婚礼。”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乔睿迩转身,看着薇薇安以及她身边的优秀男人,微微地勾了勾唇角。

   “是啊。今天,不只是你们的,还有巧儿她们的。”

   乔睿迩微笑,似乎没有将自己与他们化为一类。

   薇薇安一笑,示意安少卿带赫连墨离开,她拽着乔睿迩来到了拐角处。

   “怎么?刚才墨惹你生气了?你性格一向就是这样,呆板又无趣,不过,他对你的爱,还是蛮深的。要不然,他当初就不会因为风梓殇的一句戏言,就去找王二少,被他给强行注射了病毒了。”

   “我知道。”乔睿迩淡笑,“没有,他没有惹我生气。我只是想到了我姐姐。”

   “乔云琅?”薇薇安讶异地看着乔睿迩,“这个关键时候,想一些不好的人,不太合适吧?”

   在薇薇安的意识中,乔云琅对乔睿迩根本就不好,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可以说是坏的人神共愤。

   但是,乔睿迩显然并不在意这一点。她在乎的,似乎只是乔云琅的身份,比如,她们曾经一起生活过的经历。

   “是啊。不太合适。”落寞的点头,看得薇薇安有些愧疚。

   她拽了拽她的袖子,把一个纸条放入了她的手心里。

   “恩?”乔睿迩狐疑地看着她,给她纸条干什么?

   “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有人,想见你。”薇薇安撇了撇嘴,如果不是怕赫连墨发现,她在做这种事情,她也不会让安少卿帮她把人支开了。

   “嗯。”乔睿迩点了点头,还未开口,薇薇安已经口出保证,“那个人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他只是想在走之前,再看你一眼。”

   “我知道。”乔睿迩回答,在薇薇安将纸条交给她的那刻,她就知道,她所说的那个人是谁了。

   的确,他也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的伤害。

   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伤害自己。

   并且,他还为了自己改变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

   “那,我走了!”

   薇薇安离开了,乔睿迩拿起纸条,看了一眼,便将它撕成碎片,扔到了垃圾箱里。

   缓步按照与那人约定好的,她走到了后面的花园。

   阳光和煦中,那人嘴角的邪魅,一如往昔。

   “好久不见。”

   她开口,嘴角挂着恬淡的笑意。

   “好久不见。”

   他回答,嘴角仍旧是那不变的邪魅。

   “我要离开了。你穿婚纱的样子,真美!”男人感叹,他曾多少次想过给她穿婚纱,但是阴差阳错的,最后带她进入婚姻殿堂的人,终究不是他。

   “谢谢。你也很帅。”乔睿迩微笑,看着阳光中的赫连萧,“要进去参加婚礼吗?我们,许久没有说话了。”

   “不用了。我只是看看你,过得好不好。”赫连萧缓步走近,却在她面前一米处站定。

   他的目光如同春水,柔柔的,看得她的心暖暖的。

   “你看到了吗?”她想微笑,嘴角却怎么也挂不出合适的弧度。

   “看到了。”他低头,在她额头烙下一个吻,在她未来得及挣扎之际,已经放开了她。

   “睿迩。”他开口,声音略显低沉,“如果有一天,你受了委屈,记得来找我。我的心,一直为你敞开着。”

   “我知道。但是,我想,也许有人比我更适合那儿。”眼睛里蒙了雾气,她看向他的眸子水汪汪的,一如第一次相见那样般地让人心醉,“或许吧。但,它永远会为你留一个位置,欢迎你常回来。”

   “嗯。还是留给更需要的人吧?”乔睿迩轻笑,赫连萧的好,她眷恋,却不能够自私地留下,“你值得更好的人。”

   “恩。像你这么好的,以后还可以碰到吗?”他探手,去抚摸她的头发,却在她的后退中变成了虚无。

   眼底,闪过一丝落寞,她再看向他时,已经恢复了以往的青春洋溢。

   “萧。”身后,一道亮丽的身影走了过来,搂住了赫连萧的脖子,不由分说地烙了一个吻,然后才抬头看向了目光惊诧的乔睿迩,“嫂子。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照顾萧的。不管,他的心里曾经有谁,我都会跟他一辈子的。”

   来人是肖若水,没有了以往的骄纵,此刻的她温柔如水,让人心动。

   一身鹅黄色的大衣,她站在卡其色风衣的赫连萧旁边,如同一道温暖的阳光,射入了乔睿迩的内心。

   而她的眼睛,看着她的戒备,乔睿迩客套笑笑,“好。”

   她轻启朱唇,还待说些什么,自己却已经落入了一个霸道的怀抱。

   与之同来的,还有两道不悦的声音,同样的软濡,同样的可爱,“妈咪,你跟爸比的婚礼就不能好好地办吗?我们两个宝贝,还希望成为你们的小花童呢!”

   “好啊。”乔睿迩转身,看着她面前的两个宝贝,嘴角,挂着温暖的笑意。

   “宝贝们,愿意参加爸爸跟妈妈的婚礼吗?”

   “当然愿意!妈咪,我跟你讲――”两个小孩子带着乔睿迩去一边巴拉巴拉了,赫连墨则腾出了时间,看向拿着行李的赫连萧,“萧,其实,你不必非要离开。”

   “哥,我知道。”赫连萧微笑,“我的离开,跟公司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关系。我离开,是为了我的梦想,我在企业管理方面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现在你回来了。就自然交给你了。而我,”

   他看向旁边,那表情紧张的肖若水,“我要跟着若水去外面进修,再回来的时候,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好!”赫连墨轻轻地拍了他一下,曾经斗得不可开交的兄弟俩,在这外面的花园里,总算是解开了心结。

   赫连萧又跟赫连墨说了些什么,就带着肖若水离开了。

   赫连墨看着两人的背影,许久才转身,走入花园,将那坐在长凳上偷窥的两个小鬼头给抓了起来,但责备的目光,却是看向了那个羞得脸色通红的女人,“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几个,准备在这里举办?”

   他调侃的声音缓解了乔睿迩的害羞,快速地摇了摇头,她抢过了他怀中的思栎,飞快地窜入了教堂。

   而赫连墨也在她之后,嘴角挂起了温暖的笑意。

   圣洁的白色婚纱,尊贵的教堂婚礼,最帅气的新郎,最美丽的新娘。

   一场由三个钻石王老五举办的婚礼,在彬城掀起了轩然大波。

   安少卿,赫连墨,东方宫,这三个在亚洲乃至世界都很出名的总裁,轻易地被三个小女人俘虏,成为了大众最不能接受的结果,但又不得不在他们各自展现的温情中,沉迷进去了。

   不得不说,一个萝卜一个坑。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完美爱情。

   三队新人,缓缓地走到了牧师身边。

   第一队是穆巧儿和东方宫,一个身怀六甲,一个满眼喜庆。

   不等牧师询问,东方宫便以一个“我愿意”加上诚意十足的下跪礼,把他柔弱的新娘抱在了怀中,缓步走到了嘉宾席。

   “喂,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这是怎么回事?”穆巧儿被东方宫放到了嘉宾席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说“我愿意”呢!

   “我爱你,不是个形式。”东方宫紧扣住她的手,看向她的目光,是她不熟悉的温柔,“老婆,你不累,难道,孩子也不累吗?”

   原来,他匆匆抱她下来,是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

   穆巧儿又是激动,又是高兴,看着面前帅气的新郎,她直接扑到了他的怀中,身形有些庞大,东方宫却是稳稳地接住了她,因为,对于他来说,面前的就是他的世界,他什么都能够丢掉,却唯一不能够丢掉的美丽世界。

   第二队上台的是薇薇安和安少卿。

   见识过了东方宫的霸道,安少卿准备仿效先例。

   但,显然,薇薇安不是那笨笨的穆巧儿。

   他一跪下,她就知道他想干什么。

   冷冷的目光扫过他的侧脸,她淡淡浅笑,“安少啊,你是准备,要给我擦皮鞋?”

   她的调侃,轻轻的,却足够让他听到。

   安少卿一听,顿时就黑了脸,他明明是要求婚好伐?这个女人,怎么一点情致都没有?

   “不是就麻利点给我起来。老娘还等着吉时入洞房呢!”薇薇安一把拽起了不忿的安少卿,目光淡淡地看向惊呆了的牧师,“今天我们不是主角,我们都彼此愿意,所以,你不用废话了。我们先下去了!”

   说完,她就拉着安少卿走了下去。

   台上,顿时只剩下了呆愣的牧师,和那明显神情受损的最后一对新人。

   “那,你们需要询问吗?”经过了前两对的速战速决,牧师看着这对新人,可是没有了主意。

   “嗯。”乔睿迩点了点头,看向旁边的赫连墨,两人对视之间的温柔,让人感觉到浓浓的情意。

   “我愿意。”

   “我也愿意。”

   一男一女,两道声音里都是浓浓的情意。

   现场嘉宾感动地站起身来,眼睛里全是泪水。

   而这一群人里面,泪水最多的,莫过于一对龙凤胎和牧师了。

   毕竟,牧师刚才的话还没有出口,就再次被打断了。

   这是在藐视神权有木有?

   而一对龙凤胎则是窃窃私语,情感莫辨,“哥,我为啥感觉,妈咪很快就要被爹地征服了呢?”

   凤宝宝很愤怒,女人当自强,自家老妈,怎么可以这么软弱呢?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龙宝宝整理了一下西装,一副扬眉吐气的样子。

   毕竟,虽然他长期受到妹妹的淫威逼迫,但是爹地为他翻了身了,有木有?

   等以后妈咪被爹地征服了,他征服自己霸道的妹妹,还不是指日可待?

   “哥,你说什么?”冷冷的眼神射来,龙宝宝顿时满眼的泪,“我说妈咪好可怜,她一点要翻身床榻做主人,把爹地压在身下,蹂躏一百遍,让爹地痛苦,让爹地懊悔!”

   爹地,你可不要怪我哦!我是真心受不住妹妹的言行拷问的!

   看着妹妹露出了乖巧的笑容,龙宝宝一边抹着自己的冷汗,一边在内心跟自己高大威武的爹地道歉。

   正温柔跟乔睿迩说话的赫连墨,莫名地感觉到了什么,转身看向一对宝贝,见他们相处和睦,嘴角,才挂起了温暖的笑意。

   不过,刚才那股冷气,是从何而来?

   婚礼完成了之后,必然的步骤是扔花球,因为今天有三个新娘。

   所以,大家把新郎拐到了一边,然后让新娘站成了一排,背对着观众开始扔花球。

   “你们,想将花球给谁?”

   乔睿迩跟穆巧儿刚站好,薇薇安便出声发问了。

   “不知道。”

   两人同时摇了摇头,谁捡到是谁的福气,这个,她们不会弄的吧?

   “你们想扔给谁,可以告诉我,我保证,百发百中!”

   薇薇安露出了狡黠的笑意,似乎是特意针对某人。

   在人群中的洛天和苏越同时一阵瑟缩,然后狐疑地看了看周围,将那进风的大门关上,聚在了一起。

   “今天,没有什么异动吧?”

   “没有。但是,感觉很冷。”苏越开口。

   她今天穿得不少,为什么突然感觉到一阵冷风呢?

   “我也是。”洛天点了点头,他只是感觉身体发冷,完全没想过,他可能成为了别人算计的对象。

   “嗯。那我们给总裁和夫人准备一下衣服。”苏越点头,快速离开。

   洛天转身准备,就看到了威尔士那双满是妒意的眼睛。

   天呐,他为什么又被这个男人盯上了?难怪,他这么冷!

   “威尔士,你听我解释。”洛天开口,却在突然砸在了他身上的花球中禁了声。

   因为,那花球直接堵在了他的脸上,幸亏有人好心帮他抓了一下,才不至于堵住他的呼吸。

   “洛天,恭喜你。一年之内,搞定新娘啊!”

   洛天手拿花球,愤愤然要找人算账,结果就看到了总裁夫人,一副温柔的模样看着自己,那花球,明显是她扔的,明显是她想报复,有没有?

   威尔士在旁边看得哈哈大笑,正想取笑洛天,自己手里竟然多了一颗花球,看向那来源,他才发现一向淡定的苏越,竟然有了生气的迹象。而这花球,显然是她扔过来的。

   “苏越?”威尔士凑到了苏越身边,“嫁给我,好吗?”

   他跪在地上,举起花束的同时,掏出了一枚戒指。

   “我为什么要嫁给你?”苏越不忿地开口,却在那人的注视中,渐渐暖了神采。

   “我考虑一下,花,我先收下了。”苏越收下了花,威尔士一阵怔愣,就见薇薇安已经满脸不豫地朝他走了过来。

   “还不赶紧去追?”薇薇安一个响亮的板栗敲在威尔士头上,威力十足。

   威尔士这才开始了他的追美之旅。

   而洛天则笑看着威尔士的受苦,嘴角,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洛天,那个人对你似乎感觉不错。我认为,你们可以凑一对。我的花球,直接给你了啊。”薇薇安将自己的花球塞给了洛天,飞快地转身而去,洛天闻声看去,才知道,为何她的速度那么快。

   因为,她给他选择的对象竟然是一个男人!

   该死的薇薇安,该死的总裁,我不会饶过你们的啊!!!!

   (全文完)

   从开文到结束,这篇文写了四个多月的时间,在写文的过程中有过艰难,有过痛苦,曾经想过放弃,也曾经想过要弃文。但是,在大家的鼓励和支持下,卿卿终于写完了这篇文。这篇文,并不太成熟,很多地方,都存在毛病,有时候卿卿回首,都会觉得有很多地方,不是很好。

   但是,大家给了卿卿最诚挚的支持和鼓励,有读者朋友们给的订阅,红包。也有作者朋友们给予的支持和鼓励,卿卿很感动,能够碰到你们,碰到你们这群可爱又可敬的读者和作者朋友们,是卿卿最大的福气。在此,卿卿特别感谢小人物1012、yll288、王乐乐8896、hrcyy、书友_633327、deng868、李东芳2222、wailing1967、南极马、书友_390214、18810597399、18398958355、喜欢言情小说了、wg480211、qdn967166等读者小朋友的支持。

   而我亲爱的作者朋友,菲菲,蚊子,非云,枝枝,绾绾,晗晗,小雨,小颜,墨墨,喵喵,伊人,你们的支持和帮助,也是卿卿不敢忘记的财富。这篇文,要结文了,感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和帮助,也感谢大家对于卿卿的各种包容和鼓励。

   希望,大家的生活都顺风顺水,即使无法顺风顺水,也祝福大家否极泰来,好运长在,事业长虹,马年,羊年,以后的每一年都快快乐乐,平平安安,钱财多多,幸福无极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