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小说 凤长歌,媚乱江山

第214章:诀别,归去!(上部完)

凤长歌,媚乱江山 楚清 10940 2021-07-22 14:19

  记住我们的新网址【笔趣阁 biquge777.com】最新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歌心神一震,心底恐慌无限放大,双脚竟似钉在地上般,一步也无法挪动!

   郎治平与赵宣缓缓回身,双方视线交错,长歌牙关暗咬,力求镇定,她不动声色的望着二人,思量着此刻的局面是利是弊!

   朗治平肃穆冷冽,并无异常,赵宣神色则极为复杂,他一瞬不瞬的盯着长歌,眸中那道审视的暗芒,仿佛欲看出什么端倪,又似在隐忍着什么。瞙苤璨午

   而尹简见长歌僵立不动,剑眉微蹙,想到她桀骜的性子,他嗓音不禁温和了几分,“孟长歌,过来到朕身边!”

   长歌终于迈动双腿,不过十余步,却好似跋山涉水,经历万千艰难!

   近前,她单膝一跪,拱手叩拜,语调端得沉稳,“奴才参见皇上!”

   “起来吧!”

   “谢皇上!”

   长歌起身,须臾间她已稳定情绪,朝朗赵二人抱拳见礼,“郎统领!赵指挥!”

   郎治平颔首,他官位高于长歌,本不应回礼,但因着尹简对长歌的私*,他抱了抱拳,“孟大人!”

   “孟大人!”赵宣亦随礼,只是那道眼神犀利似刀,在长歌脸上来回逡巡。

   长歌微微一笑,“赵指挥,我脸上刻花儿了么?”

   她先发制人的试探,令赵宣一楞,“没,没有……”

   “既然没有,那你这般盯着我看,是做什么?”长歌挑唇,笑意邪佞,目中轻芒耐人寻味。

   赵宣大骇,这顶暗含隐喻的帽子扣在他头上,帝王射来的冷冽视线,教他浑身发凉,他百口莫辩,“我,我只是,只是……”

   长歌一声笑,佯作叹息,“呵呵,是不是瞧我太好看了呀?哎,我娘把我生得这么美,走在大街上时,不但有姑娘们盯着我看,就是那些糙老爷们儿,也不乏龌龊之流……”

   “皇上明鉴!”

   赵宣“扑通”一声跪地,战战兢兢的叩头,“微臣并无他意,求皇上恕罪!”

   当日,帝王于九重台阶下、于皇城校场内,亲自抱起孟长歌之举,虽教人暗鄙为龙阳之好,但无人敢忽略这其中隐含的深意!

   尹简目色阴蛰,天子之威溢于言表,“退下吧!继续搜寻贼人,不可姑息!”

   “臣等告退!”

   郎治平、赵宣立刻行礼,躬身退出。

   出得含元殿,赵宣忍不住小声道,“统领大人,卑职感觉那贼人特别像是孟长歌,身材、武功路数、眼睛,这三方面都极为相像!”

   朗治平步伐一滞,他沁寒的瞳孔锁在赵宣脸上,“你可有证据?”

   “没有,贼人太狡猾,卑职不曾得见真容!”赵宣蹙着眉,懊恼不已。

   朗治平目光深邃如墨,他缓缓道,“你若无铁证,切莫以猜测论断!否则,丢官事小,恐怕你性命难保!”

   赵宣大惊,“卑职无惧,但皇上安全堪忧!”

   “皇上暂时无碍,若那人是孟长歌,他未将军机图转移出皇宫之前,定然不会朝皇上下手,他需要皇上这个保护伞……”朗治平的语调,渐渐慢下来,他脑中忽然闪过什么,令他深谙的锐利眼瞳中,浮起些许犹疑,“太后寿宴上,孟长歌几次三番相救皇上,若他有心行刺,当时只须袖手旁观便可,但结果非也!”

   闻听,赵宣眉间褶痕愈深,“大人言之有理,可卑职总觉贼人熟悉,这份忧虑,怎么也放不下!”

   朗治平行事果决,略一思索,便沉声道,“搜查继续,莫放过任何可能,另外,从此刻起,安排人暗中盯着孟长歌,若他有鬼,必有迹可循,迟早会露出马脚!”

   “是!”

   ……

   殿内,宫人遣退,尹简询问一番长歌是否安好,忧虑之情,溢出言表,“莫再一人出行,若遇刺客,岂不危险?”

   “呵呵,我的武功又不是吃素的,尹简你担心多余了!”长歌不以为意,趁四下无人,挽上他手臂,贴近他身体,语气一派轻松,“再者,我可是御前侍卫,我还要保护你的,怎能被刺客所伤?”

   尹简俊容一沉,并未因她的亲近而软化,他严厉叱道,“少说大话,你以为你天下第一?况且刺客人数若是众多,你一人岂能对付得了?”

   “好好,我错了,我听你的便是!”长歌连忙投降,赔着笑哄他。

   “你无恙朕便安心了。”尹简微微轻叹,将她的纤手攥于掌中,温声道,“方才军机处出现贼人,盗走了边防军事分布图,宫中已上下戒严,朕亦不能早寝,须召集军部大臣议事。长歌,你今夜早些睡,不必刻意等朕,若朕归来太晚,便在朕寝宫歇了,明日再见你。”

   “尹简!”

   长歌听到此处,失声低呼,她倏然抱住了他,喃喃道,“不,我要等你,不论多晚,我都会等你的!”

   今夜过后,天涯两地,尹简与凤长歌,此生永别,再难相爱……

   这最后的*,是祭奠,是告别,是留恋,是她爱他的弥补……

   尹简鲜少见到长歌如此感性的一面,通常她大多时候都是无所谓没心没肺的,这突然的依赖,教他心底立时柔软,他捧起她脸,在她唇瓣轻轻一吻,“长歌,朕回东偏殿便是,但你真的别等朕,休息不好会影响身子的。”

   “嗯,那你一定回来。”长歌点点头,凤眸中满含期待。

   尹简欣然浅笑,“好!”

   上书房,深夜灯火通明。

   齐南天、朗治平、肃亲王尹诺,以及军机处和兵部重臣齐聚,御案上,摆放着被贼人破坏的卷轴和铜锁,气氛压抑肃穆。

   “皇上,微臣以为,除抓捕贼人外,不论军事图是否能够追回,边疆兵力分布都须进行调整!”齐南天作为兵部首辅,提出了极重要的一点。

   其余人,皆赞同颔首,“不错,即便追回军事图,捉住贼人,也不能保证军机没有泄露!”

   尹简目霭深沉,目中一丝残戾浮起,“不错!而且,这起偷盗案,给我们大秦敲了一记警钟,这天下,即将不太平了!”

   朗治平道:“天下四国并存,大秦东临大楚,西靠大魏,北有大周,江南凤朝反贼在大秦腹内,攻不到边境,是以不会是反贼所为,那么,楚、魏、周三国,皆有可能!”

   “朗统领言之有理,但大楚不应怀疑,十五年前,我大秦攻打凤朝时,乃大楚皇子孟萧岑暗中相助,本王方才能率军顺利攻进凤朝皇都,大楚若与大秦不和,觊觎这片中原河山,当年便不会助我!”尹诺蹙眉,陈述着观点。

   闻言,尹简一凛,“皇叔,你所说大楚皇子孟萧岑,可是如今的靖王孟萧岑?”

   尹诺思索着道,“应该是吧,微臣十多年不曾参政,亦不曾与孟萧岑再联络,不清楚孟萧岑如今的爵位。”

   尹简缓缓收拢十指,长歌便是从靖王府出来的,她相当于由孟萧岑收养长大的,而且,孟萧岑极其*爱长歌!

   而当年,助秦灭凤的人,竟也是孟萧岑!

   这个事实,是尹简不曾料到的,他默了一瞬,凝声问道,“皇叔,孟萧岑身为第三国大楚皇子,他为何助我大秦?他能得到什么好处?”

   尹诺喟叹,“据听说孟萧岑与凤朝亡帝有仇,他应是借我大秦之手复仇的。”

   “什么仇?”

   “具体不知,我亦只是听说。”

   尹简颔首,其余人中,年长参与过当年之战的,亦不知这其中内情,此时不免惊讶,年轻的如齐南天,完全不知,是以各自唏嘘。

   斟酌片刻,尹简严厉宣告,“我大秦与大楚之渊源,诸位切记保密,绝不可泄露出去半个字,以免凤氏余孽向大楚靖王寻仇,不论靖王当年立场如何,他对我大秦有恩乃事实,我朝不可忘恩负义过河拆桥,明白么?”

   “臣等遵旨!”

   众臣跪地叩首,连夜被召来的臣子,自是保皇党尹简心腹,对尹简誓死效忠。

   “都平身吧!”尹简道,“我等接着商议边防军情部署,如何调整,如何调度兵马,如何防范他国进犯等要事!”

   “遵旨!”

   帝宫,东偏殿。

   夜已深,子时的更鼓刚刚敲过,屋中一灯如豆,静谧无声。

   长歌靠坐在*头,目中无焦距的盯着一处,表面平静,心中却纷乱无比。

   她不能确定,在她明早离开之前,尹简会不会查到她头上,会不会对她产生怀疑,而她亦不知能否顺利离京,离岸那边毫不知情,若她落网,又该怎么通知离岸潜逃出京……

   这些诸事,绞在心头,仿佛一堆麻线,凌乱的解不开,她,忐忑不安到极致!

   殿门外,忽然有轻微的响动,长歌一个激灵,掀被跳下地,只着一身白色中衣,赤脚掀帘奔出,与正巧迈入内室的尹简打了个照面!

   “长歌……”尹简意外,一声轻唤溢出,目光随之往下时,目色倏沉,“怎么没穿鞋?”

   他说着,大步上前,将长歌打横抱起,长歌顺势搂抱住他的脖子,把脸埋进他颈间,软声嘟哝,“人家想你了嘛。”

   尹简心尖震动,他抱她走向龙*,放她坐在*沿,他捧起她脸庞,目中嵌着浓情,“长歌,你很少这样子对朕撒娇示爱,朕喜欢的紧,这是否代表,朕在你心里的位置,愈来愈重了?”

   “嗯,是啊,你是皇帝,有无数的女子觊觎你,我若不对你霸占的紧些,你被别人勾走了怎么办?”长歌浅笑吟吟,这是她的真心话,亦是刻意哄他高兴的,过了今夜,她便再没有资格独占他……

   尹简自是欢喜,军事图被盗的阴霾,仿佛刹那一扫而空,他情不自禁的往她嘴边吻去,两人*间,他说,“长歌,朕是你的,朕的心在你身上,别人拿不走。”

   外室,高半山带人送来洗漱用具,因夜深关系,尹简不曾沐浴,只命人浸湿帕子,全身简单擦洗一番便可,遣退所有宫人后,他掀帘进来,脱靴*。

   夏日凉被中,长歌竟已主动褪去中衣抹胸,连底.裤都不曾沾身,不着寸缕!

   尹简意外惊诧,“长歌,你今儿个……”

   平日里,她只脱件外袍,其余什么都不脱,甚至连袜子都穿在脚上,他几番不满,可她振振有词,你不想帮我脱,那便不要碰我啊,反正我无所谓!

   自然,他有所谓,即便不碰她,他亦不想抱着一个裹得密不透风的女子睡觉,他喜欢与她裸呈相贴,仿佛这般,他们之间才没有距离,身与心,都能相融在一起。

   是以,他已习惯每夜亲自为她宽衣解带,不料今夜,她竟给他无数惊喜!

   “时辰太晚了,我不想耽误你就寝,便自己动手了。”长歌脸庞泛红,羞涩不已。

   尹简会心的勾唇笑,“唔,表现不错,朕受*若惊啊!”

   长歌羞臊,娇嗔他,“讨厌,不许笑我!”

   “丫头,替朕宽衣。”尹简半敛了笑意,捉住她纤手,往他腰间裤绳摸去。

   “嗯。”

   长歌虽然窘迫,却也不曾退缩,她爬坐起来,服侍他衣衫褪尽,他吻上她的唇,翻身将她压下……

   夜,烛火燃尽,年轻的男女,*在爱与欲的*中,经久不歇……

   三更天,夜深人静。

   长歌毫无睡意,透过月光,她定定的凝望着身边疲惫入睡的男子,久久的,移不开双目。

   不敢睡,生怕浪费了这最后相爱相守的时光,心思太重,亦无法入眠。

   她便就这样,静静的,用心描绘着他的五官,一遍又一遍。

   心上朱砂,三生石畔;茶糜开至,青苔满墙。

   自此,江湖两忘,只影天涯作殇别。

   盼来生,君为竹马妾青梅,执手一世共绵长。

   拂晓时分。

   殿外传来太监唤起的声音,在枕边人睁开眼之前,长歌阖上凤眸假装熟睡,男子晨起的吻,轻柔的落在她额头,她十指不断用力的掐进掌心……

   尹简更衣下*,洗漱后打算离开上朝时,*上女子惺忪呢喃的话语,自背后细声响起,“尹简,抱一下再走……”

   尹简回头,会心一笑,返回*边,俯身抱住长歌,“怎么,又舍不得朕么?”

   “嗯。”长歌掀开眼帘,目色朦胧,悄然浮起氤氳,口中却道,“尹简,我不随你上朝了,我想出宫一趟,落日时归来,可以么?”

   尹简眉峰紧蹙,“又想找离岸?”

   “嗯,打算让他陪我去重光寺拜佛,我……听说京城这间寺庙特别有灵气,尤其是送子观音,拜过的女子十有八九都能如愿,我也想……嗯,你懂么?”长歌煞有介事的说着她早便想好的理由,神情格外认真。

   “送子观音?长歌你想……”尹简意外惊诧,声线微微有些紧,“孕育朕的子嗣?”

   长歌双颊染红,眉目间略带愁容,“我有体寒症,神医师傅曾说我不易受孕,可能会一生无子。尹简,你贵为帝王,怎能膝下无子?若我不能为你孕育龙嗣,又怎敢独占于你?”

   “长歌,你竟愿意为朕生子,朕很惊喜,但你过于忧虑了,我们还年轻,子嗣总会有的,不急。”尹简欣喜若狂的同时,不忘紧着安抚她。

   曾经,因为她不愿,他们彻底决裂,不承想,今日她竟已改变想法,这怎能不令他激动?

   长歌皱眉,“怎么不急?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这般频繁与我行fang事,我却果真肚皮没反应,这明显不正常啊!尹简,你就让我去拜一拜吧,反正又不影响什么,我保证日落回宫,好不好?”

   “但是长歌,这种事,不该是朕与你一起么?你求朕的子嗣,却由离岸相陪,这算什么?”

   “哎呀,你方便陪我么?国事繁重不说,皇帝与侍卫拜佛求子,这不是招人话柄么?你别忘了,我现在还是男子身份!但离岸不同,他是我的跟班,我孟长歌混帐惯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带他去,没人会闲话的!”

   “行吧,鉴于你上次出宫后基本按时归来的良好表现,朕便准了!不过,朕昨夜叮嘱过你,不能一人出行,你须带上大内侍卫一起!”

   听到此,长歌眉眼一沉,“大白日的,我一人怕什么刺客?我自由惯了,不喜欢别人跟着!”

   “长歌……”

   “我不要!你这是把我当犯人,我不给你生孩子了,你随便找别的妃子生吧,我要去闯荡江湖!”

   长歌的生气很骇人,她一把推开尹简,坐起穿衣,神色认真并不似玩笑!

   尹简连忙投降,迁就于她,“好吧,朕错了,朕准你不带侍卫,别恼了,朕也是担心你的安危罢了,你别曲解朕的好意,好不好?”

   长歌这才停止较劲,殿外高半山的催促声传来,耽误这许久,朝会即将延误,尹简不再贪恋,又嘱咐长歌几句外出当心的话,便起身欲离去。

   “尹简!”

   长歌忽然重唤他一声,扑进他怀中,仰起下巴,急乱的吻住了他!

   最后一吻,是她血与泪的永别之吻,没人会懂,她此刻的心情……

   尹简被她勾得情动,狠狠回吻她,两人一番抵死*,方才依依不舍分开。

   他抚摸着她的脸庞,目中情真意浓,“朕走了,你早些回来,朕等你!”

   长歌点头,唇边笑靥如花,心中泪如雨下,山崩地裂……

   尹简离开了,殿中空静无声。

   两刻钟后,长歌携带军事图与匕首,踏出东偏殿门。

   因有帝王交待,九门放行,极其顺畅,哪怕于神武门遇到赵宣,他亦不敢相拦,眼睁睁目送长歌策马而去!

   到达四海客栈,离岸早已准备妥当,长歌提笔写了两封信,交与钱虎,嘱他于落日时分,一封送给宁谈宣,一封递到宫门,交于尹简。而后她换成女装,用人皮面具易容,与离岸扮成平民夫妻模样,坐着驴车出城。

   城门口,张贴着昨夜贼人黑衣蒙面的画像,盘查严厉,长歌凤眸扫过,面色无波。

   排队等检查,很快轮到他们,二人容貌已大相径庭,尤其长歌以女装示人,更不会有人怀疑,是以,很快通过查验,驴车顺利驶出汴京城!

   回头,望着愈来愈远的城门,长歌视线逐渐模糊。

   她仰头望天,那道刺眼的金光,灼伤了她的凤眸,汹涌而出的泪水,将她整个人整颗心浸烫……

   尹简,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与欺骗,今宵别后,深爱着你的孟长歌便已死。

   若我们此生再见,或许为战场之上。那时分,我将是凤长歌……

   木鱼声声,回荡于天地间,仿佛啼血杜鹃,诉说着年少慕艾的时光,梦未央,草木昏黄,又仿佛枯血染了霜,飞回的雁也哀鸣。

   若有来生,我情愿做天底下最平凡的女子,遇见最平凡的你,鸳鸯织就,与子偕臧……

   ——上部完

   ……………………………………………………………………………………………………

   PS:上部结束,下章开始进入下部第三卷。另外:上部2册将出版的实体书中,会有神秘番外,此番外不在网上发表,专为实体书而写,将来上市后,亲们可以买来实体书看哦。大家不要来骂我或者骂出版社为了实体书销量而故意将番外放在实体书里,如今实体市场艰难,被电子书严重冲击,成本高利润低下,作者出本书也很不容易。所以,望亲们能够理解,并支持预计年底上市的实体《凤长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